2015-05-04

關於27歲女人的想像

關於27歲女人的想像:

自信獨立,偶爾耍點脾氣,還是很任性。事業有小成,經常海外出差,飛來飛去的商務人士。工作認真充滿活力,私下玩樂放得開,經常參加同事聚會,朋友很多,但只對高中的姐妹們坦承。

身體成熟,性感迷人,像一朵盛開的花。懂得用點小心機得到自己想要的,但仍然容許單純地被騙,保有孩童般對世界信賴的眼神。有一個陪伴多年,看透自己的美與醜,並全然接受的伴侶。

是人生的階段,綻放得最盛的時刻。


原本還在感嘆自己即將27歲,一點也沒有想像中27歲女人的樣子;想不到我27歲的生日即將在海外出差渡過。原來安靜的願望最有力量,沈默著卻鏗鏘有力。漸漸地,自己就走向了想成為的樣子,一回頭才發現,原來這是我早已在心底種下的希望,不疑有他地執行,便實現了。

27歲的我,自恃著綻放,以一種驕傲的姿態,信賴著生命。

2015-04-07

我找到喜歡這個工作的理由了。

每次做不同旅遊地點的簡報,都會更加認識那個地方,了解它的文化歷史、旅遊亮點、地理位置等...。

世界很大,要重複還真難。就算重複,也會有新的知識。

真是有趣。

2015-03-27

關於許願,我總是很靈驗。
當我許了一個一定會成真的願望時,我會知道。
但有時候,許的願望會讓我嚇一跳。
想法冒出來時,我會大吃一驚趕快反悔。
這樣還會實現嗎? We'll see....

2015-03-24

學會等待

工作以來,學會了等待。

已經漸漸能夠忍受不確定性,靜靜地等待結果明瞭。

在迷霧中閉上眼睛,聽自己的心。

2015-03-20

一場乾旱

如果可以追蹤情緒的起源,那是由於一場大雨後的乾旱。
在一個炎熱的午後,暖暖的風吹過眼睫,一眨眼,就看見你融化的身形出現。
我想撫摸,卻只能撈起一灘濕軟。
飲下你,想與你結合。
卻是海市蜃樓,因炎陽的折射,剛好顯影於我。
剛好,你就站在折射對角的另一端。

這沒什麼,任何人都可能剛好站在那一個端點。
我啜入的是一場雷陣雨所剩餘的污水,盈滿在我的體內,滋養細菌的溫床。
靜靜地等待下一場乾旱。

意義?

年輕的時候,很容易去質疑每件事情的意義是什麼。質疑我做的工作對社會有什麼貢獻?我每天花8小時以上做的事到底有什麼意義?質疑我花3年念的研究所有什麼意義?非得做出點什麼成果來才算沒有白活。然後因為想不出所以然而覺得沒有意義,失去價值。

按耐住離開的心情,因為知道自己不論去哪,都會有同樣的質疑。過一陣子後,這些浮動的不安念頭自然消失了。

並不是因為麻痺,而是因為成熟了,了解很多事情的意義不是當下就能明白。在還沒做到一定水準與程度之前,不再大聲嚷嚷著「有什麼意義?」,而是謙虛地認真做好眼下每一份事。就像高中數學老師說的:「數學之所以沒用,是由於你懂得太少。」

年少輕狂,狂妄地大聲質問意義;
才明白,謙虛地做好每一件事,就是人生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