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7

關於許願,我總是很靈驗。
當我許了一個一定會成真的願望時,我會知道。
但有時候,許的願望會讓我嚇一跳。
想法冒出來時,我會大吃一驚趕快反悔。
這樣還會實現嗎? We'll see....

2015-03-24

學會等待

工作以來,學會了等待。

已經漸漸能夠忍受不確定性,靜靜地等待結果明瞭。

在迷霧中閉上眼睛,聽自己的心。

2015-03-20

一場乾旱

如果可以追蹤情緒的起源,那是由於一場大雨後的乾旱。
在一個炎熱的午後,暖暖的風吹過眼睫,一眨眼,就看見你融化的身形出現。
我想撫摸,卻只能撈起一灘濕軟。
飲下你,想與你結合。
卻是海市蜃樓,因炎陽的折射,剛好顯影於我。
剛好,你就站在折射對角的另一端。

這沒什麼,任何人都可能剛好站在那一個端點。
我啜入的是一場雷陣雨所剩餘的污水,盈滿在我的體內,滋養細菌的溫床。
靜靜地等待下一場乾旱。

意義?

年輕的時候,很容易去質疑每件事情的意義是什麼。質疑我做的工作對社會有什麼貢獻?我每天花8小時以上做的事到底有什麼意義?質疑我花3年念的研究所有什麼意義?非得做出點什麼成果來才算沒有白活。然後因為想不出所以然而覺得沒有意義,失去價值。

按耐住離開的心情,因為知道自己不論去哪,都會有同樣的質疑。過一陣子後,這些浮動的不安念頭自然消失了。

並不是因為麻痺,而是因為成熟了,了解很多事情的意義不是當下就能明白。在還沒做到一定水準與程度之前,不再大聲嚷嚷著「有什麼意義?」,而是謙虛地認真做好眼下每一份事。就像高中數學老師說的:「數學之所以沒用,是由於你懂得太少。」

年少輕狂,狂妄地大聲質問意義;
才明白,謙虛地做好每一件事,就是人生的意義。

2015-01-15

綠色企業

開會時正好提到歐萊德,我就稍微介紹了他們。是一間注重綠色環保的企業。生產的洗髮精沐浴乳皆經過嚴格把關,不含對環境有害成分。並且在包裝塑料上,選擇可分解塑膠,對環境相當友善。

沒人問我怎麼如此了解他們。過去曾經認為自己做的東西都是垃圾,覺得自己在一個製造垃圾的浪費資源公司工作。所以消極(積極)地尋找下一間公司,希望可以在綠色企業工作。

有點好笑、有點感慨,還好現在已經不這麼覺得了。

新任小組長

進公司1年2個月,升上了管理職,下面有2個組員,之後會有3個。其中一個組員很難管,能力差又不投入。本來想說,絕對不派大案給他,也不讓他有出團機會,今天卻被前輩提醒,反而應該要用大案出團機會來激勵他,鼓勵他投入一點,才有出團的機會。覺得震憾教育!並且也反省以前管理學到底都學了些什麼...

之前一直糾結,覺得自己做的事很沒意義,現在已經不糾結了,從日本回來後就好了。難道是因為出團嚐到甜頭嗎?在日本時我跟妞妞討教,問他業務怎麼可以改設計的稿子,設計做的東西好像一點都不重要。妞妞告訴我:「那是他們(離職的人)沒想通,你要想通。設計不是只有畫面美美的而已,你要考慮到實用性,以及客戶的屬性。」竟然是業務告訴我這件事,我可能太小看業務的思維了。

回團以後不論做小案或大案,對於那些景點、飯店、餐食介紹,都有了不一樣的角度眼光。實際出團後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開始慢慢覺得自己做的東西不是垃圾,是有用處的。並且比較能站在客人的角度介紹行程與提案包裝。

除此之外,也開始學習晚宴的工作。最難能可貴的是,我在短短1年的時間就當上組長,讓我有管理別人的機會。所以在經歷了碰撞、熟悉、厭倦的階段後,我已經趨於穩定,看樣子還會再多待一陣子,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膩。還是要時時提醒自己,做好隨時要離開的準備,不讓自己沒有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