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8

關於詩與抽象畫

最近讀詩,讀懂了一個道理。
詩是由我們最熟悉的文字組成,但他故意說不完整。
你認得那些字,卻不懂他的意思。
但是那些微小訊息量,結合過去經驗與體悟你的一輩子,
已經足夠你建構出想像的宇宙,然後你在你的宇宙探索飛翔。
無法解讀,
是指他人無法解讀你創建的宇宙,
而非你無法解讀詩。

這一切,如同抽象畫。
每一筆你都認得,但聚合的圖像,只有你自己看的見。

門前

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門口
早晨,陽光照在草上
 
我們站著
扶著自己的門扇
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
 
草在結它的種子
風在搖它的葉子
我們站著,不說話
就十分美好
 
有門,不用開開
是我們的,就十分美好
 
早晨,黑夜還要流浪
我們把六弦琴交給他
我們不走了
 
我們需要土地
需要永不毀滅的土地
我們要乘著他
度過一生
 
土地是粗糙的
有時狹隘
然而,他有歷史
有一份天空,一份月亮
一份露水和早晨
 
我們愛土地
我們站著
用木鞋挖著
泥土,門也曬熱了
我們輕輕靠著
十分美好
 
牆後的草
不會再長大了,他只用指
尖,觸了觸陽光

--
顧城

關於音樂

 
工作時我聽電子樂,
心情好時我聽爵士樂,
心情不好我聽中文歌,
運動時聽英文流行樂,
坐Remy的車聽古典樂。
國中時覺得很炫就買了阿姆的專輯,現在偶爾聽一下熱狗蛋堡算是對饒舌樂有點交代。
一樣是國中時覺得很炫就買了聯合公園,現在都聽五佰當作搖滾代表。
最近的興趣是在YouTube看影片截圖隨機挑選不知道算是什麼樂的音樂,通常畫面的美感與音樂的好聽度成正比。
音樂分了好多種類我永遠都搞不懂,我只聽我愛聽的,然後永遠記不得是誰做的。
所以永遠無法分享。
除非你在我旁邊一起聽。

2016-07-22

關於幫忙

1. 拒絕別人時請別說「真的忙不過來再叫我」這種話,因為就是忙不過來才找你幫忙啊

2. 當我說「沒關係,不用幫我」,是因為我寧願自己來也不想給你幫,情願自己做到累死,也不要跟討厭的人待在同一個空間裡

3.「我可以幫你呀」這種廢話也不用說,直接動手很難?對,就是在說你只動口不動手

4. 不幫忙只會大放厥詞說一堆意見的人請閉嘴,你不需要用這種噁心的方式證明自己在團隊的存在感

5. 找人幫忙是一種示弱的表現,是對你有足夠的信任才會開口

6. 我願意幫你只有兩種情況,一是喜歡你,二是看你可憐

2016-07-09

打趴到不能再跌倒之起來第一式

懷著不服氣的心情,終於開始畫畫了。畫了畫以後什麼都好了,心情豁然開朗,原本枯死的光臘木也長出了新芽。

因為太過沮喪,開車在台72線時,我呼喚了靈魂,然後我看見眼前的天空出現了彩虹,其實並沒有彩虹,但我就是看見了。然後我聽到靈魂的回答「我一直都在」,於是眼淚撲朔朔地流個不停,流到工藝館我交了編織的報名費。

也試著用自由繪畫的方式捏陶,整土的時候便開始去感受土的個性,然後隨著手的感覺捏出他的模樣,歪的扭的,讓他恣意生長。捏土是如此令心情平靜,並且可以享受創造的快樂。我是土的承接者,我承接出他想要的樣貌,透過它我也表達了我的樣貌。

在讀經會上我形容自己的狀態「我在山洞裡,拿著鐵鏟挖掘,挖到碰壁以後,就換個方向往前挖,再碰壁就再換個方向,現在我發現所有軟土都被我挖光了,不得已只好往前挖。」陳鵬文回應說,「可以思考挖山壁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為了看見星空,那可以走原路出去,就可以看見美麗的星空。」有沒有可能,我追求的就是挖山壁這個動作呢?總是半調子的我,也想要看見堅持努力不懈的自己呀。

我也形容自己像個開放的壺,不斷接收大家的茶水,但同時也在漏水,所以時不時都會忘記,又回到灰暗的自己。陳鵬文說我不該靠別人給我茶水,自己要長出茶來。自己要如何長出茶來?也許我接受別人的給予太多,當我嘗試給予別人時,我就會長出茶來了。

畫了畫以後就什麼都好了,走了太久忘記跟靈魂相處,忘記我只要放鬆身心,讓靈魂帶著我去任何地方,都是好地方,不需要沮喪也不需要懷疑,沒有nowhere,只有NOW, HERE。

2016-06-20

史金淞-個人設計博



原本以為他是以破壞作為理念的出發——將原本「有用」的器物重新打磨、破壞,之後成為「無用」的物件,展示在牆上,在有用與無用之間探討人類對於世界的標籤與價值觀。

逛到二樓最後的展區才看見他最終的目的,原來他是以一種無比的愛惜,將器物用他的方式重整,作為更高層次的精神理念保存下來。不去探討有用或無用,而是將本質顯露在外,以原本的方式完整地存在。很喜歡他在《金剛經》作品中,用各種器物的痕跡,表達一種超越文字的意涵。

藝術家除了在創作時加入了設計,在展示過程中,也設計了觀者的思想流動,從容易接觸的日常生活提高到難以覺察的精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