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0

史金淞-個人設計博



原本以為他是以破壞作為理念的出發——將原本「有用」的器物重新打磨、破壞,之後成為「無用」的物件,展示在牆上,在有用與無用之間探討人類對於世界的標籤與價值觀。

逛到二樓最後的展區才看見他最終的目的,原來他是以一種無比的愛惜,將器物用他的方式重整,作為更高層次的精神理念保存下來。不去探討有用或無用,而是將本質顯露在外,以原本的方式完整地存在。很喜歡他在《金剛經》作品中,用各種器物的痕跡,表達一種超越文字的意涵。

藝術家除了在創作時加入了設計,在展示過程中,也設計了觀者的思想流動,從容易接觸的日常生活提高到難以覺察的精神生活。

2016-06-17

我向人生點了菜,
勢必得忍受上菜前的飢餓。

可能菜會上的很慢,可能和想像的不一樣;
但是只要點了菜,菜就會來。

2016-05-25

28歲生日感謝清單

去年的生日,我跟素華在北京,早上風塵僕僕地飛去北京後,當天晚上和第一次見面的同事們去吃海底撈。鬧哄哄地吃完飯後,沒有網路的我們差點回不了飯店。然後我們沒多說話,就這麼又累又陌生地睡著了。

那時硬著頭皮逞強的心理,到現在還是感受的到,呼吸之間微微的顫動。
也許就是要有那種緊繃,才會在事後回想起來得到救贖與安慰吧。

其中一個北京同事叫作張人鏡,一個跟我一樣大的「房山小伙」。短短的2週我們密切相處,去北京倉庫與碼頭之間,長長的通行距離,我們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交換了台灣和北京的生活模式與價值觀,我們很不一樣,卻也很多共同點。淺淺的對談,卻在我心中深深地播了種子。一個與我同年的中國人,有著如此不同的想法,用如此不同的方式活著。

回國以後馬不停蹄開始另外2個大專案,南山戰役打得一敗塗地,北海道比北京美麗一百倍,但是回憶卻失去了顏色。之後一蹶不振,在北京埋下的種子開始茁壯,一再的衝擊著我的鬥志。每天上班都好痛苦,再也找不到快樂。

還好有益祥,並不是發現我低落而陪伴,而是自然地以相同的頻率訊號,與我站在一起。一起商討著現狀與未來,用他自己的信仰影響了我,使我不再執著於眼前,積極地想想自己還能做什麼。感謝他會在我需要的時候出手幫忙,感謝他時常提醒我很多事,不論好的壞的。除此之外也很感謝他日常的參與,一些無聊的小笑話,以及無聊的便利店和無聊的超時開會。啊,我也好想做這樣的人,只是做自己而已,就能更減輕他人每日的痛苦。「這不是說你本身就是個笑話喔。」這裡很適合開這樣的玩笑。

2015下半年我都在逃避,不願意再扛起什麼責任,用最積極的逃避來尋找出口。逃跑也是一種前進之姿,我終於認真地思考我想要做什麼,「我相信夢想,我也相信追求夢想可以得到相等價值的報酬。」這麼相信並堅持著以後,我就走到了這裡、現在。

2016-05-10

上班紀錄

「今天上班在幹嘛?」

「在想故事。」
「我想說一個回家的故事。」

2016-04-22

會議記錄

「人、自然共生於你是什麼意義?」

「古早以來,人類本來生活在自然環境,之所以遷出森林群聚成聚落或都市,為的就是避免疾病與死亡。大自然中有太多病菌與害蟲,會使人生病,所以人類把自己圈住,把自己與自然隔絕。共生的相反就是對抗,然而對抗大自然就是對抗自己。現今人類發展的科技與醫療水準已經很進步,我們可以不用再懼怕自然,而是用我們進步的科技去親近它,無害地享受自然。」

「我認為人們會把自己圈成一個城市,離開大自然,是由於『慾望』,人類不再滿足於自給自足的自然生活,期望糧食更多、子孫更多,於是發展聚落與都市,賺更多的錢,以為可以填補的貪婪,然而事實證明更多的慾望只是帶來更多的空虛,所以我們要回歸本然,回到大自然的擁抱。」

「人與自然本為一體。我們從自然出生,最終死亡回歸自然。出生以後我們開始學習與經驗,用人類的眼光定義世界——你、我、環境等等。然而萬物並沒有你我之分,本來就是同一件事情,所以人與自然共存,指的就是萬物合一,愛這片土地就是愛自己,你對它做的每件事都將對自己造成影響。」


2016-04-21

做藝術創作只專注於自我的理念,想好要做什麼、要說什麼即可。

做品牌,除了有中心思想還不夠,還得與別人比較,找出差異化。